首页 > 国内 > 正文

《画皮》目迷耽美,有情皆孽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 发布时间:2019/6/12 14:51:57

《画皮》;目迷耽美,有情皆孽

 

  陈嘉上的这个故事,其实和蒲松龄关系不是很大。蒲松龄的故事线索简单,往往就是爱和仇、情和愁,无论是单相思还是两情相悦,穿越时空或者来世再相会,很少有三角爱情,更遑论新版《画皮》错综复杂到N角恋的地步。然而不论目迷还是耽美,表白还是追慕、退让或者剧烈,都是情在作怪,有情皆孽,情的种子会发芽、萌发,最终成长为爱和恨。爱的感觉,与被爱的不同。大爱无限,《画皮》其实没有多少恨,但是嫉妒却是人性的陷阱,要么坐井观天一切为我在,要么如猴子倒垂井底捞月,波光潋滟却是化为泡影。

  爱可以使得人永生,妖也可以。原著中的男人,不过是死于色,无情,更无胸襟,未若陈坤般踌躇、暧昧,求之可得,然而发乎情而止乎礼,却又寤寐思服。梦中缠绵,或魇或快活,都是人之常情。这个角色有格调,从一开始便复杂,甄子丹的出走,他愧疚,然而不能让赵薇。赵薇之贤妻,也是源于这个爱字,而周迅则是双重的压力。一是本有原罪,作为狐狸吃人心是她的本能和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,所谓修炼,但从镜像倒转的角度来看,人类又何尝不是吃尽动物,不过又是完全以人为本自居万物之灵。二是既然不是人,还要追逐人的快乐和愁苦,试图成为人的一份子,然而首先没学会爱的宽容,先学会了羡慕、嫉妒和恨。赵薇和周迅都把力量和前途押给陈坤,但陈坤又是犹疑不决的人,爱不尽位、断又不舍。

  当然需要甄子丹和孙俪出现,他们本身也是对应周迅的追慕者戚玉武,此外一众武人和丫环,则是作为乌合之众和见证者出现,事实上他们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,只是将事情弄得越来越糟,但在信息传播极为简单的年代,他们有着很重要的作用,甄子丹就如同乔峰一样在辩诬的路上挣扎。赵薇已经审美疲劳,对于众人来说,好在陈坤还有基本的把握。妖做蛊惑之时,绝大多数人都是目迷耽美,看不透本质表象太过掠人,周迅使用的是魅力的侵略,当大多数人失去本真的时候,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。然而未必有用,赵薇反而被诬陷为妖,直至要陈坤准备与之同死。

  甄子丹是清醒,但手段并不高明,处处受制。武功再高,也搞不过政治,自古以来便是如此。孙俪是驱魔者的后人,是一贯的人妖誓不两立的原教旨信仰者和实践者,倒是能够立场坚定和活得简单。陈嘉上的胜利,在我看来,便是汲取蒲松龄的精神内核,人和妖一旦有情,便陷入人性之嘲谑,身不由己。电影最终让周迅的精神升华,出让千年修炼之灵丹,死亡之人尽数复活,只有她死,才能解决问题。丑和美、仇和情、迷与醒,在那一刻,纠结一起。这部《画皮》出人意料,秦时明月汉时关,果然与明清格局视野都大不同。大美如斯,可喟叹也。

文:云飞扬


相关阅读:
微信老号 http://yh1234567899.com/